王洁实

王洁实图片

王洁实个人资料

王洁实广告代言

王洁实代言广告

王洁实经纪公司

搜索查询→王洁实出场费报价

搜索查询→王洁实代言费报价

明星经纪人电话:18680295918

王洁实、谢莉斯是我国著名歌唱家,中国电影乐团 国家一级演员,享受国务院专家待遇,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特邀专家评委,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。中国歌坛上里程碑式的人物。


  王洁实、谢莉斯合作于1978年,通过刻苦钻研后,努力创新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,他们用校园歌曲的方式首先向中国歌坛介绍并展示了“通俗”唱法,并演唱了许多优秀的创作歌曲,电影歌曲,中国民歌,以其强劲的演唱实力和独特的艺术风格而风靡歌坛,“昔日王榭窗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”成为了百姓心中喜爱的明星。他们的演唱配合默契,台风端庄大方,风格亲切自然,能准确把握歌曲的特色和内涵,并注入鲜明的个性,艺术上独树一帜,二人的合唱部分尤其和谐、动听、更具魅力成为八十年代以来二人组合的黄金搭档,实属难得,他们演唱过的歌曲像《校园的早晨》、《笑比哭好》、《外婆的澎湖湾》、《乡间的小路》、《九九艳阳天》、《龙船调》、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、等歌曲至今还在广为流传,深深影响了三代人,他们把人类对明天美好的期盼和憧憬,用歌声传颂世人。


  25岁以上的朋友大都不会忘记王洁实、谢莉斯的二重唱在我国当代歌坛 上曾经有过的辉煌;他们演唱的《草原牧歌》、《校园的早晨》等歌曲以其清新、活泼、亲切的演唱风格给人们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。从一九七八年起,他们的二重唱从东北唱遍全国,已出过10多盒录音带,合作歌曲达200多首之多。而今,面对举步维艰的歌唱艺术,他们不无忧虑。谢莉斯认为,现在国内艺术家的演出机会被冲击,许多文艺团体没有出路,缺乏观众,这无疑是文艺的倒退。但在经济腾飞时代,对文艺界、知识界重视不够,只是暂时的。因为一个国家要强盛,要走向世界,离不开文化。他们还是要执著追求自己的艺术,“因为从声音状态,风格的掌握以及熟练程度还有发展的余地,只是苦于没有好歌、适合我们唱的歌。”话题转到追星族,谢莉斯不免有些激动:“有些女孩子年轻,盲目地崇拜港台明星可以理解,但到了痴迷的程度,连自尊自爱都不要了,也挺可怜的。等她们过了这段年龄,成熟以后再回头想想,会觉得很可笑,可再想追回过去的时光、友情和自我,为时已晚。我们也被追星族追过,有时一天收到几百封信。当时我也和他们真心交谈过这个问题。应当把舞台上银幕上的形象和演员分开,歌星、影星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。况且港台追求包装效果,把明星吹得神乎其神,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。如果把他们想象得太完美,一旦接触本人就会失望。”最后,她还以过来人的口吻、以演员的责任感,奉劝追星的少男少女们不要再沉迷于对明星的追祟上,而应振作起来:“在成才的道路上,只要肯执著地追求,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位置,都会得到成功的喜悦”。


  王洁实参加1982年新歌评选音乐会。我和谢莉斯在今年初又一次来到了上海。据记者同志告知,不少青年朋友,为了听我们的歌,竟通宵达旦地排队去买票。这使我们感到十分内疚,因为这说明我们为大家演出的太少了。这不是谦虚而是事实。就说我家住的那个北京大宅院吧,二十多户人家。有上早班的、中班的,也有上晚班的。我练唱就得避着他们。因为再好听的歌,听多了,也会觉得腻,整天在耳边演唱,你不厌才怪呢。 青年朋友们的来信象雪片那样飞来。谈到我和谢莉斯的合作,不少人不明情况,有的还有误会的呢。谢莉斯今年三十五岁,她是一九六四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毕业后,分到新影乐团。别看她年轻,在声乐战线上已经度过了十几个春秋。她是我的“搭档”,而且还是我的老师呢,说个小故事吧----我是北京灯市口中学的“老三届”,今年三十岁。一九七三年部队复员后,分配到北京汽车运输公司当了一名修理工,一九七四年考进中央戏剧学院。我学的是表演,说句实话,我在表演上没有天赋,三年后到北影演员剧团,我在表演上最高的成就是在一部影片里扮演一个“大群众”。大概是从小爱唱歌的缘故,故特别同音乐有缘。我得到领导的同意,去报考电影乐团(即原新影乐团),没想到主考人之一就是谢莉斯。说句笑话,假如谢莉斯当时说我两句“坏话”,也许我现在还在演群众演员哩。现在有些导演,选男演员尽挑大眼睛,双眼皮,白面人,瞧我----傻大个,眯缝眼,哪个导演瞧得上?我和谢莉斯的合作是从一九七八年开始的。当时乐团想出二个二重唱节目,就让我试试。没想到我们配唱《韶山翠竹万年青》,一试成功,彼此“自我感觉”良好,从此我们结成了对子。有人说我们的配合是“珠联璧合,这是过奖话,其实我们都有难言的苦衷。谢莉斯的爱人是个话剧演员,同样是个大忙人,为了艺术,他俩把五岁的小女孩送去全托了。我的爱人身体不太好,家务只好由我挑了,什么取奶、买菜,还得送饭。可幸的是我还有个退休的母亲,否则我家那个两岁半的孩子不知该怎么办。不过,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过来了。几年来,我们一直在摸索,在演唱风格上寻找一条自己的路子。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,演唱的歌曲健康..